Actions

Work Header

【牙渡】Farewell, Dear Sapphire Hydrangea/Alphard

Chapter Text

真夜和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并不亲近,这本是她想要的结果,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远离自己的生活方式,甚者,她希望他们对自己一无所知。她知道自己的小儿子一直在找她,而大儿子则尽力避开有她在的一切场所。

 

但是这就足够了。真夜心想。

 

如果不是万不得已,更为年长的孩子——太牙是不会过来找她的,更逞提在她这里寻求安慰,除非他已被逼到绝境。

 

“我仅有的只有王位了,”太牙从真夜的怀里抬起头,他的嗓子干涩喑沉,就像被锉刀伤过一样。“给我dark kiva的暗之力,这本来也就是属于我的,母亲。”

 

“……然后呢?”真夜抓住他的膀臂,那里的伤口愈合的并不彻底,如果真夜曾经认真的看过他,不可能不注意到他才受伤不久。“你要用dark kiva,杀死小渡么?他是你的弟弟!”

 

“母亲,就是你的好儿子,是他把我逼到这份绝境的……”太牙恨声说。“我不想杀他,但是他硬要把我所拥有的全部都夺去才甘心。我受够了,必须要了结这一切。”

 

“太牙,请你不要伤害他,那孩子能够在人与fangire之间开启光明的未来,相信我,也相信小渡吧!”

 

“你为什么不愿意给我!这本来就是属于我的力量!除非,你也是希望小渡成为王的……但是为什么?!这是我与生俱来的,不会让给任何人的,也是唯一的东西了……”

 

太牙像不曾认识过真夜一般盯着他的母亲,久到从他有记忆之初所有让他心灵冷彻的瞬间都被能呗一一历数,让他不再怀疑,自己确实是不被爱着的孩子,是被抛弃和随意践踏的弃子。

 

真夜在面对他和小渡的时候,总是那么轻易地倒向他的弟弟。

 

“我一直都知道,母亲更爱的孩子不是我……但你是否从来就没有爱过我……”

 

“不是的,太牙,你必须要知道……”真夜停顿了片刻,因为找不出更加温和的措辞。“我不能给你伤害小渡的机会,他是那么的温柔,是不可能主动伤害你的。你一定要相信他,他有他的苦衷……”

 

太牙一字一句地问她。“那么,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呢?我的权力,我的女王,我的一切……”

 

“那只是一个象征,太牙,除此之外,你,身为你自己,想要的是什么,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。”真夜苦苦哀求他。“去和小渡谈谈吧,他需要的是你…而不是你身上的王位和附加的一切。”

 

“今晚之后,我再也不需要他了。”太牙垂下眼睛。“把dark kiva交给我,我只说最后一次,别逼我伤害你。”

 

真夜猛地抬起头,她忽然咯咯笑了。

 

“太牙,终于忍不住暴露你的本性了?你真是越来越像你的父王了,他…也曾经这样和我说话,以为能改变我的心意。”

 

“你任由红音也谋杀了我父亲,”真夜掐在太牙手臂上的指尖一紧,她痛得表情都扭曲了,却没有露出多少吃惊的神色。她细细端详现任国王的神情,只见那紫色的瞳孔十分冰冷通透,悲伤和犹豫与那眼球绝缘。

 

“而我已经忍受你够久了。去死吧,母亲。”

 

他松开手,Jacorder的利刺钉在了真夜的胸前,红色的暗流泊泊地浸湿了陈旧的黑袍子,像是整个人的气力也从那处伤口泄了出去,真夜摇了摇,前倾倒在了太牙的怀里,血渍铺开在了那件白色的夹克上。太牙没有推开她,他是被自己所拥有的的一半血液染红的凶手,濒死的真夜看着他,不但没有表现出丝毫吃惊绝望的模样,反而回到了她二十年前那副俏皮的模样,在红音也死后,她变得低调又哀愁,此时却像个邪恶的少女一般,因为临近死亡反而快活极了。他望着她,反而平静下来,真正的认清了这位魔性的前女王。

 

“这才是你的本性,母亲,一个喜欢其他人的痛苦,喜欢悲剧,喜欢亲人相残,喜欢戏剧性展开的邪恶女人……你毁了我的人生,所以我向你复仇。但是这就是你所需要的,也是你一直如此对待我的原因。你恨我的父亲,也恨我,直到毁了我的人生才肯罢休……”

 

太牙笃定而严峻地问她。“但是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小渡?你为什么要保护你的私生子…是红音也毁了你,你本不必如此,为什么你会为他的孩子做到这一步……难道只是因为你爱上了红音也?他是你悲剧的根源,你的一切力量和快乐,都被他夺走了……为什么你不恨小渡?为什么从一开始,你就爱着他?”

 

“为什么你会这么做?为什么你对他的爱没有被你狠毒的天性污染为什么?为什么你还在爱着小渡?”

 

太牙质问她。

 

“为什么,母亲?”

 

“太牙,你非常憎恨我吧……无法理解,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是如此不知羞耻的毒妇……呵呵,男人不会明白的…我是为什么如此情愿为爱行恶…”

 

真夜用浴血的手心抚摸他的脸庞,歉声低语道。

 

“但是你要记住,爱可以转化为强烈的恨,爱可以被谴责,爱可以是这世界上最肮脏丑恶的事物,比任何一种蛇毒还要危险……但爱不能被审判,即使你是fangire之王,凌驾于一切之上,你也无法判决爱与不爱。太牙,杀死母亲的儿子,该怎样报复你真让我为难……不,我不会诅咒你,让你不会在任何时候爱上任何人,毕竟,我依然是你的母亲啊……但我会诅咒你,你会爱上得不到的人,你会拥有最私密的爱,这份让你深受折磨的爱,最终会让你痛苦地死去。唯有这样,你才能在生命的最后,多少理解一些我…但请你一定记住,憎恨我,憎恨你的爱吧……太牙,我骄傲的儿子……但不要试图去衡量爱……”

 

“但我不会爱上任何人了。”太牙弯起了嘴角,他有一瞬间,露出了仿佛要哭泣的神色,但是他的瞳孔如澄澈的深湖,没有荡起一丝涟漪,真夜看到自己将在那片深水中渐渐融化,她已经受够了——“这种愚蠢的低劣的借口,就是你用来嘲讽我的理由吗?”

 

“太牙,对不起,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母亲。即使如此,你也还是在为我伤心……”

 

真夜微微一笑,对着被因缘束缚的青年送出了她唯一真挚过的爱怜。

 

“就算你眼下如此孤独,在我的诅咒应验后,会有人为你哀悼,从而使你获得完整,可怜的太牙啊,那会使你获得安慰的。”

 

“你这毒妇。”太牙朝她露着牙恶狠狠的笑了。“我是永远的王,而你所说的一切,不过是要被我践踏过的残渣,可你却甘愿为其送死……”

 

“你还记得我对你的忠告吗?我也曾经这样认为过,直到……”真夜闭上眼。“现在,dark kiva是你的。”她垂下了手指,皮肤上布满了琉璃状的龟裂,她的孩子复杂的看着她,最后叹息一声。

 

“再见了,母亲。”太牙轻轻吻了吻真夜布满了裂痕的唇。“很快,你,小渡,三人一家就可以团聚了,我保证,不会让你们等太久。”

 

“可是…太牙,一定是我们母子,先在地狱里重逢……你会明白,我究竟是什么意思”

 

在风化前,真夜弯起了嘴角。“这样就足够了。”

Fin.